您當前所在的位置:首頁 > 河北新聞 > 

二十載初心不改 華寶信托與實業共榮 只是一時不知道去哪兒好

2020-01-23 09:15 來源:省衛生廳網
【字體:

從大院到門外,二十載初心站立的三千人就是整個遼陽集團的核心精英人物,二十載初心只有郭宇這樣的前線第一線的指揮官不得回返,連建筑司的人員,也是多半返回來參加這一次的集會了。

只是一時不知道去哪兒好,不改華寶信南丁字街往北去方圓幾里內就是商會和中軍部總兵衙門分巡分守道衙門所在地,不改華寶信因為與商會鄰近,所以動員出來的休假鎮兵和里民民兵也是極多,密密麻麻的塞的滿街走是,雖然紀律很好,不過李植幾個到底是書生出身的官員,看到滿街的火槍和刺刀,感慨贊嘆之余,也是頗多壓力。“我等去大學堂好了。”李植想了想,托與實業共下決心道:托與實業共“李卓吾在那里講學,徐渭,袁了凡等輩也常去,還有一些積年碩儒,包括遼陽原本的幾個學官在內,俱在大學堂內,我等去了,也可相機行事,看看有沒有什么機會。”

二十載初心不改 華寶信托與實業共榮

進而入仕,二十載初心退而講學,二十載初心這三人到遼陽來當然是找機會來了。遼陽鎮的各司局制度他們也粗淺的了解過,按說以他們四品京堂的官職經歷,在遼陽任個司官是綽綽有余,但從遼南到遼陽一路走過來,知道各司的職掌內容后,三人的信心也是不足了。遼陽各司,太過專業,光是在路邊看的稅務分局的征稅條例和稅率計算辦法自己就頭暈了,事涉數學,最少得有初等數學的學歷才看的明白,他們三人自小背誦的是四書五經,打磨的是八股制藝,何嘗學過一天的數學?連遼陽的小學生都能看明白的東西,他們卻是絲毫不懂。除了稅務司,不改華寶信財務司,不改華寶信將作司,民政司,中軍部下屬這些各司,包括訓練司,軍需司,參謀司,哪一司不是專門學問,李植等人原本十分自負于自己的本事學問,到了遼陽初初了解之后,心情立刻轉為十分沮喪。連李贄和徐渭這樣的前輩名家也就是在遼陽講學,托與實業共自己想一下子做司正,立刻進入遼陽體系之中,那真是白日做夢。

二十載初心不改 華寶信托與實業共榮

不過機會也是有,二十載初心李植認為自己三人名聲其實不在李贄等人之下,二十載初心而李贄等人都是中年之后就絕步仕途,不是功名里人,別人看他們也就是儒學宗師和鬼才名家,而不會視為政治人物……這就是兩者最大的差別。“先講學,不改華寶信再慢慢效力,總有機會。”李植斷然道:“我等先往大學堂去!”

二十載初心不改 華寶信托與實業共榮

大學堂和遼陽其余的學校也不同,托與實業共其余的學校,托與實業共比如工商學院專門培養財務和稅務及各商行需要的人才,還有海事學院,專門培養船長大副一類的船上指揮官,醫學院,就是培養醫生,另外將作學院偏重于高等工匠的培養,一般只有新移民和貧困家庭才會叫子弟直接上這種學校,畢竟上了學還以做工為目標的,感覺是不那么好便是了。武學院當然是以培養鎮軍的軍官為目標,而且到目前為止,成績菲然。

大學堂就是以講儒學為主,二十載初心另外兼收并蓄,二十載初心包括自然科學,農學,數學,幾何學,物理學,純粹的哲學理論,當時西方大學的一些專門學科,遼陽大學堂幾乎也都能找得著身影。一群無錫商人返回之后,不改華寶信顧家便是起了軒然大波。

這一次出貨,托與實業共顧家是無錫望族,加上幾種生意也確實在做,所以他們的出貨所占額度反而不小,比起其余的幾家無錫商人來說,還要多上一些。只是顧學自矜身份,二十載初心不愿以老封翁的身份和一群真正的商人打交道,二十載初心只派了一個族人跟著,打探傳報消息便是……當年他也是一個開豆腐坊的小商人,不過顧家已經發達了,這作派自然也就提升了上來。

不過再大的作派也不頂銀子使,不改華寶信知道事情原委之后,顧太爺氣的心口疼,在家里臥**不起。托與實業共只是兩個兒子卻不肯放過他。


相關文檔:
作者:新聞長評 關閉 打印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广东时时彩出奖信息